33.1K

那年夏天的合肥

日期:2017.08.09 作者:华鑫房地产综合部 胡雪 来源: 访问数:2707

记得初到合肥时,是盛夏的一个异常炎热的中午,经过3个多小时的车程,我终于来到了这座城市,刚下客车,就仿佛置身于一个天然的大烤炉之中,让人闷热的喘不过气。正午的太阳毫不留情地把光芒扫向街道的每一个角落,路边的植物无精打采地垂向大地,没有枯萎的绿色腰枝证明它还存活着。太阳把一切事物的影子都收回或者尽可能缩小到极致,此时的我突然觉得自己虚无的就像这个城市的一个影子,这周围的一切与我而言,陌生而又冰冷,内心也被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笼罩着。

当时陪伴我来到合肥的除了我笨重的行李箱和我那已近古稀的瘦弱的外公,老人家一下车就赶忙掏出手机帮我张罗吃饭和晚上睡觉的地方,而我却形色木讷地站着路边。外公的一边打电话一边提醒我注意路边的车辆。汽车的鸣笛声很刺耳也很嘈杂,让本来就有点耳背的外公回答对方的话时格外的费劲。他佝偻着背,汗珠不停地从他黑瘦的脸颊上滑落,让我看着很心疼。身体不好的他本不该在这高温橙色预警的天气里出门,可是因为不放心我,他执意要陪我一起到合肥,帮我安排好一切再回老家。依稀记得上一次我和外公的单独出门的时候,还是我刚刚五岁的时候,那时候我还是个只知道吃和睡的小朋友,一路上真是让外公操碎了心。而如今,我和外公又一次地站在了异乡的街头,只不过在匆匆流逝的时光中,我好像还没来得及长大,外公却已经苍老了。

以后的日子里,这一幕场景经常会让我忍不住地回想,当时除了外公,孤独的我是无所依靠的,这种背井离乡的感觉一度让我觉得成长的过程很残忍,但是我却不能拒绝成长更不能永远在家人的庇佑下生活,所以每当我心情失落时,我总是想尽办法说服自己,哪怕是无力矫情的字眼也是我能够重新振作的心灵鸡汤。

那个夏天让我明白,我再也不是回忆里那个柔弱的小女孩,我想我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变得足够强大,周围的现实是那么坚硬,让我不得已不收起自己的棱角,小心翼翼的前行。不管前方是一路荆棘还是暗险密布,坚强勇敢地去面对生活才是我当下最应该做的事情。不管现状如何,我都不会后退一步,硬着头皮也要向前走,一切的经历都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等到所有的不适应都在成长的磨砺中变成了习惯,那些一路上的挫折和逆境就会变成成长送给我们厚重而又宝贵的礼物。


上一篇:学习 思考

下一篇:我的老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