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K

赞比亚散记

日期:2015.06.18 作者:江南 来源: 访问数:2907

 

受彩宝控股集团董事长常前仓夫妇邀请,赴赞比亚学习考察亲友团一行12人,在彩宝集团海外部高维的带领下,4月12日从合肥新桥机场登机,途经广州白云机场、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机场、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机场,于4月13日当地时间下午4点平安降落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机场。办好入境手续后,受到先前到来的董事长夫妇、赞比亚公司梁华经理、胡吕俊主任等人的热烈欢迎。

一、初识赞比亚

亲友团12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赞比亚,大家对这个远离祖国万里之遥的国度,感到陌生、新鲜、好奇、神秘。自从飞机进入非洲,坐在舷窗口的人,都目不转睛的对下瞭望。湛蓝湛蓝的天,偶尔飘过几朵白云,地下森林、草原、沙漠、河流、湖泊从眼底掠过,沉闷的机声轰鸣,好像永远飞不到尽头的感觉,可见非洲之大。下了飞机,眼前出现了与国内截然不同的画面。除少数华人和白人外,其余都是黑人。首都机场是一座混凝土结构的三层小航站楼,低矮陈旧,连航站楼上的报时大钟都停摆了。停车场被排水沟分成一格一格的,人从排水沟桥上通过,桥面、水泥路被雨水冲刷,起皱开裂,坑坑洼洼,很是寒酸,很煞风景。

我们车队从机场出发,经过首都外围到彩宝基地20公里,花了40分钟到达。这是一座占地30亩的四合院,分为四个区域沉重的大铁门打开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三层办公楼,门墙上书写“中安·华力”。楼前水池假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与彩宝企业旗帜迎风飘扬。异国他乡,见到国旗,无比亲切,无比自豪。办公楼右边是食堂、活动室,左边是荒草拍盖的通透无墙大棚,集会议、演出、休闲和宴会于一体的多功能活动场所,后面是招待所、职工宿舍。其后分别为材料区、设备区和员工生活区。所有建筑红黄相间的墙体和红色瓦顶,既有中国元素,又有佛教文化传承,可见用心良苦。

第二天,董事长夫妇和刘总等,带领我们参观彩宝在赞比亚所做的工程。依次参观60亩地产开发项目、空军1001套军官宿舍、国家卫成总队和情报局901套宿舍和给美国人开的大酒店做的配套工程。最后带我们进入首都市区参观,首先游逛了赞比亚与南非联营的卢萨卡最大超市。这个超市非常现代化,商品琳琅满目,非常高档。从超市出来,我们顺游了最繁华、最美丽的开罗大道,沿途在车上还顺看了国会大厦、国防部、最高法院、总统府和美国大使馆。

赞比亚共和国,国土面积75.2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五个多安徽省国土面积,人口1300万,只是安徽省人口的1/5。可以说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98%为非洲人。赞比亚是非洲中南部的一个内陆国家,地形大部分是海拔1000-1500米的高原,首都卢萨卡就位于海拔1265米的高原上。赞比亚原属英国“保护地”,1964年独立,定名赞比亚共和国,但仍属英联邦成员国。它有着丰富的铜矿资源,有“铜矿之国”的称誉,铜金属出口占全国出口总值95%。农业人口占60%以上,主要农作物有玉米、花生、烟草和棉花。人民群众生活较苦,贫困率较高,68.3%的人每天生活费不足1美元,46%的人营养不良,是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15至49岁人口中艾滋病患者及病毒携带者为17%。赞比亚每年约5万人死于疟疾,其中多为儿童,该病是赞比亚第一杀手。人均预期寿命为40.5岁,婴儿死亡率为10.2%。

首都卢萨卡是赞比亚最大的城市,人口310多万,素有“铜都”之称。处处都有铜制艺术品,如赞比亚标志性建筑--“铜楼”,屋顶上盖着金光灿灿的铜瓦,外墙用铜皮包起来,堪称“铜墙金顶”;矗立在独立广场中央的第三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在卢萨卡召开的纪念碑,是用铜铸成的;在自由广场上,一尊高举挣断锁链的自由战士像,也是一件大型铜雕艺术品;在国际机场候机室内,陈放着一块重16吨6亿年前的古老铜矿石,是赞比亚的标志;在它对面陈列着一对用铜制成的情侣鹿,栩栩如生,亲密无间。首都市内高楼大厦极少,多是平房和两三层楼房。街道不宽,多以两车道为主,很少红绿灯,车流不息,如鲫过江,但秩序井然。看不到霓虹灯闪烁,听不到广告、广播声喧闹。行道树又粗又高,树冠如华盖,叫不出树名,开着红、白、黄、紫各色花朵,有的似火焰,有的像凤尾,把整个城市装点得万紫千红,分外妖娆。整个城市没有下水,雨水、污水径流。偏僻处搭建了许多石棉瓦小棚,刘总告诉我们,那是老百姓的自由市场。车在行走时,还经常在马路上碰到有黑人站在路边手拿着一条裤子,或一件衣服,或电话卡之类的东西在抖动叫卖—这就是非洲闻名的“马路流动超市”。

晚上在刘总安排和陪同下,参观彩宝在卢萨卡市中心承租的“开罗大酒店”。这是一栋10层高7000多平米的楼房,内设餐饮、客房、棋牌、歌厅和赌场。刘总介绍说,在赞比亚只要依法领照,依法纳税就可以开赌场。赌场每天下午五、六点开门营业,凌晨五、六点关门休息,夜开昼歇。赌场内的员工除管理层和少数业务骨干为华人外,多数操盘手和服务人员都是黑人。每晚六、七点钟开始上客,渐来渐多,据说有时来迟了都没有位子。参赌的大部分是中国人,但黑人也开始参与进来。中国赌客大部分是中企员工,他们远离家乡远离亲人,下班后没有任何娱乐消遣,只有到这里来找乐。也有企业老板,腰缠万贯,一掷千金,碰碰运气。黑人大部分小赌小输小赢,练练手气。

二、惊叹维多利亚大瀑布

赞比亚有丰富的旅游资源。有驰名世界的大瀑布,有著名的野生动物保护区。

四月中旬,赞比亚应当过了雨季,但今年特殊,这几天时晴时雨,好好的天,忽然一阵乌云,大雨如注。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晴好的日子,4月15日我们一大早起床吃早饭,8点整,彩宝用车子把我们送到赞比亚空军基地机场,停机坪上早有一架中型专用客机在等着我们。原来是中安彩宝在承建空军基地时,与他们结下了深厚友谊。得知亲友团来访,特派专机送我们去利文斯敦参观维多利亚大瀑布。维多利亚大瀑布位于南部赞比西河中游,跨赞比亚和津巴布韦国界,距离首都卢萨卡460多公里,要穿越山、河、森林,路又不好,董事长怕我们吃不消,选择了坐飞机前往。到机场后,受到军方热情接待。机组人员十分友好地与我们合影留念。上机后,数了数,这架飞机共有48个座位。机长是一位又高又大的黑人军官,他十分熟练地将飞机升空,向东方飞去。俯视下方,地面上森林,森林,还是森林,一望无际,郁郁葱葱。有时能看到地面上一大片一大片圆形地块,不解其意,董事长说,那是农场。为了节水,他们用喷灌,为了适应喷头旋转,故把地块也弄成圆形。

空中1小时,飞机在利文斯敦市空军基地降落,同样受到空军机场负责人的热情欢迎,我们和前来迎接的军官们一一握手致谢。坐上空军大巴,离开机场向酒店开去。利文斯敦市,1855年,英国传教士、探险家戴维·利文斯敦来到这里,发现了这个大瀑布,也是欧洲白人第一次发现这个大瀑布,他以当时英国女王的名字命名为维多利亚大瀑布。利文斯敦市离大瀑布只有10公里远,它原为赞比西河上一个渡口,1905年此地的铁路桥建成后,城市得以快速发展。现在已有10万人口,是赞比亚的“旅游之都”。1907-1935年这里是英国殖民地北罗德西亚的首府。空军大巴行驶在利文斯敦市的大街上,街面整洁,两三层洋楼在行道大树的掩映下熠熠生辉。很多楼房的门楣上注有“1931”、“1935”字样,诉说着这些建筑物的年龄、历史。很快就到了太阳神大酒店,车子刚刚停下,四位黑人挥动着手中木杖,跳起欢快的迎宾舞,并示意邀请我们参加,我们亲友团不少人与他们共舞,清脆的歌声,欢快的旋律,有节奏的打击声,舞出了与黑人兄弟的心灵共融。进了酒店大门,满眼尽是白人,总台工作人员、高级领班、大厅游客、泳池躺椅上、树荫下的圆桌旁……来自全世界各国大鼻子、绿眼睛的洋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的聊天,有的喝着啤酒,有的躺着晒太阳,悠然自得。太阳神大酒店是一家英国人开的高档豪华酒店,红墙城堡式的建筑,坐落在利文斯敦野生动物园中,出门就能遇到猴群、羚羊、斑马、长颈鹿、大象,它们与人和平相处,既不怕人,也不伤人。酒店安排我们乘电动车到园子里走一趟,这些动物处处皆是。据说凶猛动物如猎豹、狮子、老虎等被驱离酒店区,做了隔离。太阳神大酒店离维多利亚大瀑布很近,瀑布的轰鸣声清晰可闻。

午餐后稍做休息,空军大巴车将我们送到游轮码头。当我们坐上三层豪华游轮后,满载游客的轮船缓缓启动,向东航行,宽阔的赞比西河泛起涟漪,两岸茂密的树林向后倒退,时有群鸟掠过,偶然看到岸边鳄鱼翻身入水,大家忙着录像、拍照,唯恐丢下遗憾。游轮渐行渐远,回头一看,紧随我们船后还有大小六、七条游船鱼贯而来,组成赞比西河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当地时间下午5点45分,游船掉头,一轮红日正要西沉,圆圆的,残阳如血,通红通红的倒映在宽广的河面上,天水相连,日水相连,美仑美奂,此情此景,世界上最高级画家也难重现。好在现在有手机、录像机、照相机,高科技使它永远定格在画面中。5点55分,红日发出金光,一跳一跳的快速进入河水中,没有踪影,只有余晖,只有叹息。大家一阵欢呼,游船迅速启动,高速航行,向码头驶去。这就是“赞比西河观日落”,是赞比亚的著名一景。赞比西河,是非洲南部最大的河流,发源于赞比亚西北部边境海拔1300米的山地,流经安哥拉、纳米比亚、博茨瓦纳、津巴布韦、赞比亚和莫桑比克。全长2660公里。

翌日上午,我们从酒店后门出来,沿着林间小道向瀑布走去,不到20分钟便到瀑布边。英国传教士戴维·利文斯敦全身雕像就矗立在瀑布道口,头戴鸭舌帽,身穿皮衣,背着小皮包,双目炯炯,注视远方。大瀑布在赞比亚班图语中称“莫西瓦托恩贾瀑布”,意为声若雷鸣的雨雾。我们走到跟前一看,原来是赞比西河流到这里,忽然遇到了大裂谷,把1800米宽的河流拦腰截断。河水从122米高的岩顶冲下裂谷深渊,以排山倒海之势,奔腾怒吼,声若雷鸣,惊天动地,十公里之外皆可听见。裂谷如刀劈剑削,两岩之间只有75米,巨大的水流从高处跌入深潭,返冲而上的漩涡,上下翻滚,波涛汹涌,震耳欲聋,故又叫“沸腾锅”。水花飞溅,水雾升腾,柱状烟云,高达数百米,直冲蓝天,60公里之外,亦可看见。林间翠谷,可以看到一条彩虹,横跨两国,七彩霓虹,灿烂夺目,似影似幻般的挂在水雾云烟之上,真有“谁持彩练当空舞”的意境,洵为人间奇观,大家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难怪世人将维多利亚大瀑布列为世界三大瀑布、七大自然奇观之一。

从大瀑布出来之后,我们乘车到大瀑布下游的铁路大桥。站在桥上观赏瀑布,更加雄伟壮观。这条铁路大桥横跨赞比西河,连接着赞比亚和津巴布韦两国国界。我们走上铁路大桥,过赞比亚国界,津巴布韦守卫边境的人非常客气,允许我们入境。不少当地人手持津巴布韦纸币要求兑换,还有拿着木雕工艺品向我们兜售,一直尾随着我们嘴里不停喊着“爸爸”、“妈妈”,仔细一看,原来他们手里拿着一对刻有男女老人的木雕工艺品。

利文斯敦市有个中餐馆,叫做“东方雁”。是江苏南通人开的。中午大家在这里美美地饱吃了一顿。餐馆大厨是肥东人,听说我们是合肥来的,出来和我们见面,分外亲切。饭后乘空军专机返回卢萨卡。

三、领略野生动物园

赞比西国家公园,也是赞比亚野生动物保护区。由于远离城市,交通不便,人烟稀少,显得特别神秘。4月18日天空放晴,早上6点起床,7点准时出发,前往卢萨卡机场,由于受接待旅馆人数限制,我们只能去12人,大家分乘两架小蜜蜂飞机,飞向赞比西国家公园。驾驶两架飞机的飞行员都是白人,高大英俊,看来是老手,大家稍为安心。坐好后,系上安全带,“小蜜蜂”接到塔台起飞命令,在跑道上滑行,颠颠簸簸,突然加大油门,拉杆上升,飞机象一片小叶飘向高空,大家把心都提到嗓门上。好在真正开始飞行还算平稳,大家在好奇和担心的交织下,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飞机准备降落,大家一看,所谓机场,就是一条类似一级公路样的约2千米跑道深嵌在密林中。大家又开始紧张起来,两位白人驾驶员非常熟练地将机头对准跑道,一先一后,平安降落。下了飞机,我们特别兴奋,庆幸平安到达,纷纷拥上前去与驾驶员握手、拥抱、合影。

我们下榻的ROYAL酒店,已派来两辆日产越野车到“机场”接我们。越野车又高又大,有铁栏杆保护,四位黑人兄弟很有礼貌地将我们安排坐到他们车上,路上有个指示牌,从这里到酒店是6公里车程。车子在密密丛林中穿行,这本不是路,应该说是车子在树林的空隙处走出了一条路。车上另外一位黑人是负责察看路两边有没有树枝打到客人,或者有没有野生动物伤到车子上的人,好像是一名“安全员”的角色。一路颠簸,约半个小时到达酒店。这个酒店是澳大利亚人开的,十几个带有草顶的帐篷,分散在河边、密林里。吧台、餐厅、大堂临河而建。酒店女老板是澳大利亚人,热情洋溢的站在酒店大堂外欢迎我们,把我们接到吧台,一方面办理入住手续,一方面向我们介绍酒店基本情况和注意事项。大家被大堂外的景色迷住了,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白鹤、游艇……如在画中,如在仙境。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趁下雨空隙,酒店安排我们乘游艇游河。游艇逆水而上,岸边时有群猴、时有群羊、时有野牛、时有斑马、时有大象,目不暇接,特别是游艇过后,成群的河马露出水面,或喷水,或跳跃,或吼叫,这种场景是我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终生难忘。

回来大家各自入住自己的客房。到房间一看都懵了,所有客房都没有墙、没有木门、没有玻璃窗户,清一色是帆布帐篷、纱门、纱窗,卫生间是半截的墙体,与外相通。难怪女老板要求大家把食物交出来,否则猴群会闻香而入。大家开始对自己的安全又担心起来。吃了晚饭,大家迫不及待地各自回房睡觉,前几天辛劳,想今晚好好补偿一下。因为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电视,没有娱乐。但想不到的是,大家刚刚躺下,各种情况发生了,一夜惊魂。住在河边帐篷里的,听到了呼噜呼噜的声音在外面走来走去,偶而一声吼叫,在这寂静的原始森林里,格外瘆人;有的感到自己的帐篷在抖动,好像有人在用力推它;还有的感到自己的帐篷被拍打的声音。大家毛骨悚然,有的彻夜未眠,有的惊出一身冷汗。好不容易挨到天亮,询问宾馆人员,他们说:你们很幸运。那可能是河马从河里上岸、大象从丛林中过来与你们亲密接触。但他们不会伤人,这个酒店开了十几年,从来没有出过事故,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大家这才释然。

早饭后,大家乘两辆越野车,分道扬镳各自进入丛林寻找野生动物。猴子在猴王的带领下,在密林中休闲、嬉闹;野鹿群见到车子,拼命奔跑;羚羊在树丛中时隐时现;长颈鹿伸着长颈一动也不动;大象扑打着双耳,用鼻甩土扬尘,做着各种表演,我们车子开动了,跟着车子奔跑,黑人向它伸出大拇指,大象忽然跪下去向我们道别。哎呀,象通人性,这是原始森林里的野象,没有人训练,能做到这样,真叫我们感动不已。也使我们明白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真正涵义。同在地球村,千万勿相残!

两辆车子始终没有找到猎豹、狮子和老虎,有点遗憾。黑人兄弟告诉我们,这些动物白天都在密林深处觅食和休息,车子无路可进,一般不易碰到。

午餐后,我们一行乘原机飞回卢萨卡。这次经历,深深地刻印在每个人心中,永志难忘。

四、体验“前仓农场”

4月20日天气晴朗。下午2点30分,亲友团全体成员在董事长夫妇和刘总的陪同下,驱车前往“前仓农场”参观考察。“前仓农场”坐落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西北方向29公里处的农村,占地600亩,是彩宝从私人手里购买的土地,赞比亚国家土地是私有制。车子穿过首都,走在崎岖不平的砂石路上,特别颠簸。沿途看到一些工业企业,如面粉厂、可口可乐厂、啤酒厂等,同车的胡主任给我们介绍,赞比亚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国家,没有像样的工业,这些在他们国家就算大型工业企业了。也看到不少中国企业在这里落地,如福建人开办的钢厂、安徽阜阳人开办的塑料管材厂,砖瓦厂等等。我们还看到了路边乡村小店,有的是一间简易棚屋,卖日用杂货,有的只是用木棍搭一个草棚,用几根木根支撑起来算作货架,把多余的瓜果、蔬菜摆上去卖。

整整花了一小时四十分钟才到达农场。农场周围用水泥柱铁丝网围起来,它的对面也是野生动物保护区。农场大门旁的粉墙上用红漆端正的写着“前仓农场”四个大字。刘总告诉我们,这是用董事长的名字命名的农场,也寓意“钱仓”之意。门卫是个黑人,大开大门,用不标准的举手礼向我们致意,表示欢迎。一进大门,我们震惊了,偌大的一个农场,菜地、玉米地、花生地、鱼塘、成群的山羊、参天大树、办公室、活动室、职工宿舍、食堂,露天舞场、尽收眼底。尤其是众多黑人妇女在华人农场员工的指挥下,有的在起花生,有的在剥玉米,机器轰鸣,玉米脱衣,棒棒成堆,远处挖掘机在开挖水渠,汽车装土奔跑,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几个黑人朋友在棚里忙碌着,有的翻滚着烤羊,有的在洗切瓜果,有的在做菜,准备晚餐,大家喜气洋洋,象我们老家忙着过年、办喜事一样。大家进入农场异常兴奋,纷纷找镜头拍摄,许多人与黑人妇女共同劳动,留下镜头。不少人涌到鱼塘边,拿起钓竿垂钓,微风习习,水起波纹,线符摇曳,别有一番情趣。

农场里有一位山东烟台的职工,非常热情,问我们想不想看一看赞比亚普通农民家庭是什么样子,一下子吸引了八、九位好奇的亲友,蜂拥挤上皮卡。他在干活的黑人妇女中任意挑选了一位“玛丽娅”(对妇女的通称),她家离农场不远,是农场的临时顾工。在玛丽娅的指引下,不到一公里就到了她的家。汽车停在马路上,路边也有一个草棚售货亭。我们下来步行百步就到了她的家。她丈夫一共娶了三个老婆,赞比亚法律允许多妻制,只要你有能力供养,娶N个老婆都是可以的。她是大老婆,生了6个子女,二老婆生病在外治疗。农场这块地是从她家买的,丈夫将售地款100多万美元卷走,与小老婆到城里去享受了。孩子们不在身边,树林草丛中坐落着三处低矮的茅草小屋,原是三个老婆各住一处。推门一看,难以置信,屋子除了一张低矮的小床,脏兮兮的被子和旧衣裳,别无他物,黑洞洞,潮湿不通风,没有电灯,没有家具,连水都没有。在另一处,有个圆筒型的草棚,我们进去才知道这是厨房,但没有锅灶,没有餐具、炊具,净光光的,只在棚中央地下挖了一个浅坑,里面放了几根未烧完的木柴。出来时看到在草棚边露天用木棍搭了一个支架,上面放了一些像锅一样的东西,这就是她们的炊具餐具了。真不敢想象,当今世界还有如此贫困的人民在过着类似原始人的生活。真不知他们平时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来洗漱和洗澡,所有来参观的人都被这个场景震撼了。同来的山东烟台职工说,这还不是最穷的,最穷的人家连床都没有,就睡在地上。大家深有感触地说,比起他们,我们现在的日子就在天堂,应当好好珍惜,过好每一天。

告别了玛丽娅,我们回到农场,已是夕阳西坠,华灯初上。大家聚在农场的草棚内吃着烤全羊、烤鱼、烤黄瓜等农场自己饲养或生产的食材,喝着美酒和饮料,畅谈着彩宝在赞比亚的美好前景,描绘着前仓农场发展蓝图。大家频频举杯,尽情畅饮,表示热烈祝贺,寄予殷切希望。

五、印象赞比亚

“光阴似箭、明月如梭”,这是小学生写作文时常常想到的两句,此时此地用作我们在赞比亚十天再恰当不过了,不知不觉,十天过去了。大家都在思考着、讨论着这十天来最大的感受或体会是什么?各有各的说法,各有各的思考,但两点是亲友团每个人的共同感受和体会。

(一)从思想上彻底颠覆了对非洲的认识。没来赞比亚之前,大家思想深处非洲是贫穷、落后、愚昧、疾病、动乱、战争、杀戮,一句话,是一个蛮荒之地。

十天耳闻目睹,我们彻底改变了看法。当然,赞比亚不能代表非洲,而且我们所见所闻可能十分肤浅、十分不全面,是一孔之见,但起码是真实的、可信的。         

1、赞比亚属高原热带草原气候,全年平均气温18-24℃之间,没有酷热的夏季,没有严寒的冬天,一件短袖,一件长袖和外套就能过全年。年平均降雨量在1100毫米,林茂草丰,处处繁花似锦。

2、赞比亚人文明素质很高。我们在公共场合,无论机场、商场、饭店,没有随地吐痰、没有随地抽烟、没有大声喧哗;我们特别注意在城市还是郊外开车的师傅,横行让直行,后面超车,前面司机告诉你能不能超,如前面没有危险他会打灯告诉你可以超车,如果有障碍物或有危险,他会示意不要你超车。虽然公路只有两车道,首都车子也很多,但依次而行,井然有序,看不到警察,很少红绿灯;行人和骑车人走在公路上,有一条黄线,十天我们来来回回,从没有看见一个黑人越过黄线走到路中间,无论是公路上有车还是无车;黑人对待我们也十分客气、友好、有礼貌,主动微笑或打招呼,有的还竖起大拇指,喊一声“CHINA”。有一天刘总请国家发展局官员与董事长会面,晚上请他吃饭,我们同桌,饭前他特别郑重向我们道歉,说今天是他的休假日,不知有这么多贵宾,没有刮胡子,没有打领带穿正装,对不起大家,请原谅。

3、他们环保意识非常强。赞比亚自然环境十分美好,但他们十分重视环保工作。刘总介绍说,在赞比亚办企业非常容易,但环评非常严格,前仓农场挖一个鱼塘,也要通过环评,否则是不允许的。我们亲眼所见,赞比西国家公园来接我们的黑人司机,当越野车开到密林中,正有一群猴子通过土路,司机停下车,耐心等待猴子过完后再启动过去,慢慢通过,不鸣喇叭。赞比亚野生动物非常多,但国家严格规定狩猎的种类和数量。

4、十天下来,我们感到赞比亚社会治安特别好,亲友团全体成员没有碰到一件意外或不愉快的事。这个民族不仇富、不仇官、不怨天、不怨人,心安理得,各自过着自己的日子。当然,他们目前还较落后,贫穷,但这个国度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力,总有一天他们会腾飞起来。

(二)彩宝在赞比亚发展成果斐然,前景无限。短短四年,彩宝在赞比亚除承包空军、国民总队、情报局和美国人开的大酒店和道路施工项目等建筑工程之外,审时度势,购买30亩土地,建立了自己的大本营,使海外公司有了立足之地;购买600亩土地创建了前仓农场,使公司和酒店有了后勤保障;在首都卢萨卡市中心承租了7000多平方米的房屋,开办了开罗大酒店,使公司具备了接待条件;买下60亩土地开发了53套小别墅,而且成功售完,获取丰厚回报。四年,仅仅四年,在国内要干这么多事情也非易事,更何况远在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语言、人际关系、法律法规、风俗人情等等与国内迥异,都要去学习、去钻研、去适应,谈何容易,但彩宝人做到了,不得不叫人折服感叹!更为重要的是,彩宝在赞比亚已经建立了一支庞大的朋友圈和人才队伍,我们认为这是软实力。董事长常前仓在赞比亚除召开一次股东会之外,几乎天天忙着会见、拜见朋友、官员、军方和企业巨头。中国通讯安徽服务总公司驻赞比亚的陶总、冀东水泥驻赞比亚的唐总、赞比亚国家发展局、招商局、移民局官员、空军司令和黄金公司的高管,谈友谊、谈商机、谈项目、谈合作,两脚不沾灰,夜以继日。一个一个愿景在董事长脑海中升腾,一个一个蓝图在董事长胸中成形。更为可贵的是我们看到了彩宝赞比亚公司在常总的老朋友刘进带领下,已历练出一批见多识广、经验丰富、适应性强的管理人才。使我们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希望。我们坚信,彩宝在赞比亚的四年拼搏中,已经积累了丰富经验,积累了旺盛人气,积累了众多人才,在董事长的带领下一定会蒸蒸日上,前途无量。

亲友团全体成员衷心感谢彩宝集团给我们这次难得的机会,衷心感谢董事长的精心安排,衷心感谢工作人员的悉心照顾,衷心祝愿彩宝明天更美好!

二○一五年五月四日


上一篇:赞比亚之歌(四首)